主页 > 定义每日 >快活梁心:人到五十 突然断片 >

快活梁心:人到五十 突然断片


2020-07-09

快活梁心:人到五十 突然断片 成因未明——50岁后,遇上俗称「断片」的「短暂性全脑遗忘症」的风险会增加,成因未明,但与认知障碍症无关。(TakakoWatanabe@iStockphoto,设计图片,模特儿与本文提及个案无关)快活梁心:人到五十 突然断片

睡到半夜,电话响起,是老友伟哥太太的来电,劈头一句是:「福哥,阿伟出咗事啦!」

她这句话真是把我吓得坐直了。伟哥今年还未到60岁,身体一向不错,经常运动,生活习惯也好。提早两年退休,正打算和太太好好的游山玩水,然后再计划他的人生下半场。究竟他是怎样出事的?出了什幺事呢?遇上意外吗?中风吗?送了医院没有?

突然忘记刚发生的事

伟哥太太没等我多问,便立即将状况报上来。她说:「阿伟昨午参加一个讲座,他是其中一个主讲嘉宾。讲座开了一个下午。阿伟乘车返家时,突然发觉无论自己怎样想也没办法想起刚才发生的事。究竟他去过哪裏?做过什幺?见过什幺人?说过什幺话?他说丝毫没有印象,就是完全没有了那段记忆。愈是发狂地想,脑袋愈是空白。返到家裏,他整个人也呆了,心慌得全身发震。幸好他没忘记家在哪裏,入门后也认得我。但见到他惊慌的样子,我也吓了一跳。于是没有多想,急急将他送到医院。住了一夜,他今早看来好多了,人是精神的。我问他哪裏不舒服,他说没有。我也有问过他一些以前的事,他也能清楚答出,甚至我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,他都记得。唯独是昨天发生的事,到现在还是模糊一片。他更说无论怎样想也想不到昨天下午讲座的过程,故心裏仍然十分忐忑。他想我问问你:我们现在该怎幺办?阿伟需要吃药吗?他突然失忆是否好快就老人癡呆呢?他昨天是否受到什幺刺激才会失忆呢?他应该怎样做才可恢复记忆?他还会突然失忆吗?会不会有一天他连我也认不出来呢?」

伟嫂连珠炮发的追问,但我的心却立时鬆了下来。因为这样听来,伟哥情况并不算严重。我相信他会很快好起来,不消多久便会一切回复正常。

凑巧地,在两周前我刚看过一名病人,她的情况与伟哥甚为相似。这病人经观察及检查后,现在已差不多完全康复了。因此,我亦有信心伟哥不会有什幺大碍,一样是吉人天相。

这名病人与伟哥一样是50多岁。她是一间跨国公司副总裁,日常工作非常忙碌,压力也相当沉重。

病发当天,据她的秘书说,副总裁忙了一整天,下午开了一个长达3小时的多国高层视像会议。黄昏返回办公室,秘书提醒她要出席一名同事的荣休晚宴,却发觉一向反应敏捷、聪慧灵巧的上司,竟然呆呆的坐在椅子上,两眼发直,皱眉入定。看见上司反常的表现真是把她吓了一跳。虽然不知道上司有何不适,但她是完全可以感受到她的那阵迷惘,尤其当她向秘书不停喃喃地追问:

「你讲嗰个係乜嘢人?」「我要做乜嘢事?」「点解呀?我去边呀?」「我头先做过乜嘢嚟呀?」「噢,点解我一啲都唔知㗎?」「唉呀,好惊呀!我点算呀?」

秘书说看到上司这样,惊慌得要命。于是她立即通知上司的家人,把她接回家休息,而病者当晚被送入院检查。

偶发及短暂一般毋须治疗

当我到医院看她时,她的情绪已稳定多了。与伟哥一样,她一直认得家人,亦能与他们如常对答。明显地,她的长期记忆没有受损。当她複述感觉时,说觉得自己像断了线的风筝,全无意识的荡来荡去;脑袋好像被人凿穿了一个洞,内裏空空如也,溜走得了无痕迹。她更说那感觉很恐怖,无论多努力,只能停在烟雾中,白茫茫,什幺也看不见,什幺也记不起;尤其是午后的一切,穿了洞的脑袋把它溜走了。

看她情况,相信是患上「短暂性全脑遗忘症」(Transient Global Amnesia),俗称「断片」。顾名思义,是偶发及短暂性,病人往往不需要任何治疗也能自动痊癒。有些病人过了一段时间便能将那段记忆慢慢恢复过来,但有些永远无法想起来。不过无论如何,对他们健康及日后生活不会有太大影响。

或中风、脑痫、肿瘤徵兆

虽然如此,我还是建议病人留院观察及检查。因为短暂性失忆可以是其他严重疾病的徵兆。神经系统疾病如中风、出血、肿瘤或脑痫症等都会有短暂失忆的警号。因此,病人必须做脑电波及脑扫描检查,摒除患上这些严重疾病的可能性。故我特别叮嘱伟嫂替伟哥做妥脑部检查才可出院呢!

幸运地,伟哥和副总裁两人的扫描报告一切正常,没有发现任何脑部病变。因此,他们的短暂失忆只是偶发性「断片」。两人其后已如常工作和生活。至于断了的片段,伟哥说至今仍未完全寻回,但他多了每天寻回一点的乐趣。而副总裁告诉我,她大致上已能记起当天发生的事,但对于核心3小时(即视像会议的过程),仍然没有记忆。

诱因:精神压力、身体疲劳

原来到了人生下半场,遇上偶发性「断片」的状况会提高。因为「断片」大多数在50岁后才发生。但是为何young old会较多「断片」呢?医学上至今还未找出确实成因。我们只可从个案分析,精神压力及身体疲劳是引发「断片」其中一个诱因。因此预防方面,我们要多加留意身体,千万不要过劳过累。年过半百的我们,应该要坚守健康黄金守则,就是:经常运动、吃得健康、预防三高。没有健康,我们的人生下半场肯定不会好过!

我从他们两人的经验领略到失去记忆是多幺可怕,由此可以想像「认知障碍症」患者的困扰和无助。他们的失忆不是偶发,也不是短暂,而是天天持续,一点一滴地流失。他们不但忘记刚发生的事,连自己是谁和最亲爱的人也不知。更可怕的是:逐日逐日丧失认知、不懂日夜时分、不懂家门方向、不懂阅读沟通、不懂穿衣自理……最后连吞嚥进食的能力也丧失。想起已使人难过。所以如果身边有认知障碍症的亲友,我们更应多关怀、多体谅及多爱惜呢!

不过今次我能安慰伟哥,他的「断片」并不是老人癡呆的先兆。「短暂性全脑遗忘症」与「认知障碍症」是完全不同的病症。幸运地,他未算老人癡呆呢!

文:梁万福

作者简介:老人科专科医生,一直从事老年医学及老年学研究,积极参与义务工作,从医管局退休,仍不遗余力推动长者健康教育及医疗服务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热门推荐
2020-06-12
※本卫教内容经台安医院皮肤主任曾德朋医师审阅现今全台有高达69%的女性认为自己是敏感肌(注1),且比
2020-06-12
这个时代的青年活得很辛苦,要「爱台湾」、在台湾就业,对外来真的能抱持希望吗?台湾现在的青年面对的看起
2020-06-12
每个人心中可能都有一个想改变世界的种子,现在,是让种子发芽的绝佳时刻!多年来麻省理工学院(MIT)一
2020-06-12
每个人心中可能都有一个想改变世界的种子,现在,是让种子发芽的绝佳时刻!多年来麻省理工学院一直希望透
2020-06-12
自2017年起,政府公布了「前瞻基础建设计画」,行政院将推动8年期 (2017-2024年)的轨道建
2020-06-12
为什幺叫「防弹」咖啡?防弹咖啡(Bulletproof Coffee)由戴夫.阿斯普雷(Dave A
随机文章
2020-06-08
起源于德国,拥有90年以上製鞋历史的MOBUS,不但在1936年的柏林奥运期间广受德国等国家运动员喜
2020-06-08
展名Title| 角度-浪花兄弟双个展 Perspective ─ Exhibition of Ya
2020-06-08
Mochi Media 是一间在 2010 年初被 中国大陆公司盛大以 8,000 万美金收购的休闲
2020-06-08
不同的商业模式能够造就不同的企业,在台湾走出国外扩大市场虽然不是最重要,但绝对是胜负关键,日前一群来
2020-06-08
不知道经历之前 MOD 频道大缩水风波后还有多少人继续支持着呢?!那幺在 11 月 1 日起 MOD
2020-06-08
MOD 成长飞速,今年将转盈、终结连亏 14 年命运,成为有线电视业者忌惮对象,MOD 也将在 8
博138申sunbet|观点未来|人像关于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易胜博体育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manbetxapp下载